专业生产手钳式、台式冷焊接线机设备深耕冷焊接线机领域14载
热门关键词:
联系我们

【 微信扫码咨询 】

您的位置: 首页 > 冷焊接线机 > 轧尖穿模机

13年男子为造假币投入18万胆小只敢造一元硬币算账后亏2万

时间:2024-01-01 来源:轧尖穿模机

  山东临沂费县公安部门破获了一起制造、贩卖假币案件。而在抓捕过程中,缴获的假币只有4000多元,且假币面额全为一元硬币。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在后来的审讯过程中,警方更是得知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制造假币过程。

  犯罪嫌疑人一共三人,在制造假币过程中一共投入18万元,用于购买原材料以及冲压模具。而在警方将其抓获时,一共造出假币16万元,仅账面亏损就有两万元。

  然而嫌疑人出售硬币时多数是按照币值的4折出售,再加上相关的另外的成本,嫌疑犯三人的亏损远高于这个数字。

  幼时的钱某吃尽了生活的苦头,艰苦的农村里的生活让钱某看不到生活的希望,一个想要做“人上人”的想法在他心中生根发芽。

  他心心念念地想要去上海,因为那里是繁华的大都市,人多钱也多,是他梦寐以求的地方。带着这个梦想,决心要走出村庄,闯出一番自己的事业。

  当他说出自己的想法时,父母也没有拒绝,毕竟不能让孩子也和自己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让他出去闯闯也是好事。

  然而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没有学历,没有一技之长,甚至连与人交流都紧张巴巴,钱某没能找到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

  他不甘心就这样一事无成地回去,也不甘于自己的命运。既然无法打工,那就自己当老板!

  上海人流量巨大,白领众多,对水果的需求量也在不断上涨。钱某凭此迅速赚到了自身的第一桶金。

  天有不测风云,钱某后来开车撞了人,赔了不少钱。从此之后,钱某的水果事业也一落千丈,逐渐落寞。

  短短不到两年时间,钱某在上海已经没了立锥之地,或许是丧失了东山再起的勇气,或许是已经厌倦了快节奏的氛围,钱某回到山东老家。

  明明在外赚得盆满钵满,为何要回老家发展?村民吃瓜不嫌事大,而他生意失败的消息也传得沸沸扬扬,亲友都像躲瘟神一样躲着他,生怕他开口借钱。

  面对村里人的冷漠,亲戚的疏远,想要做“人上人”的念头再次在他的心里燃烧。然而这一次钱某并没有把这种志气放在事业上,而是走上了来钱快的违法犯罪道路。

  在上海期间,钱某结识了不少朋友,一名叫做许某的男子就是这里面之一。此时的许某也回到了山东发展。

  于是钱某喊上自己的表弟和许某,告诉了他们自己的想法——制造假币。三人都是农村里走出去的,最后又回到了农村发展,属于穷怕了的主。

  钱某一提议,迅速得到了表弟与许某的响应。三人一拍即合,准备制造假币赚钱。

  按照常理来说,三人决定制造假币,那必然利润越高越好。币值越高,他们的利润也就会越高,但在三人看来对应的风险也更高。

  因此三人一直没能定下来一个具体的方向。直到有一天,钱某看见小孩子坐在摇摇椅上玩,投进去的钱都是一块钱的硬币,再加上钱某以前在上海做生意的时候,也经常收到一块钱的假硬币,大部分人对这种硬币都不是很在意,很容易花出去。

  大面额风险高,容易被识别,那一元的硬币没有防伪标志,也不好发现。为了规避风险,三人决定制造假的一元硬币。

  2013年,钱某三人开始寻找合适的场地,场地要求僻静而又难以发现,三人绞尽脑汁找不到合适的“窝点”。就在这时候,许某灵机一动,他老家村子的山上,有一座废弃的养猪场。

  养猪场里的味道很大,平常根本没人靠近,如果他们要去,基本能做到很低的费用租到这个养猪场。

  场地问题解决以后,钱某开始寻找液压机。2013年8月,通过与郑州的一家厂商联系后,钱某得知这家厂商不仅仅可以生产液压机,还能生产模具。得知消息的钱某立马寻找自我的表弟,二人直接赶赴郑州。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二人以4万元的价格,订购了一台液压机以及一套模具。

  然而在两个星期后,郑州厂商告知钱某不能帮其生产一元硬币的模具,钱某又找到了浙江金华的一位能够制作硬币模具的“高手”。

  2013年9月,钱某带着表弟二人一同来到金华,只为找到这位模具“高人”,但这位“高人”的家人对此事极为反对,不同意为钱某制造硬币模具,钱某此行最终无功而返,回到山东。

  钱某仍然不甘心,开始在网上搜索制造假币的帖子,没想到还真让钱某搜到了。按照网友提供的联系方式,钱某联系上了在无锡市卖模具的李某。这次李某带上三人一起,来到无锡找到李某。

  李某平时就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见钱某三个人来路不正,开出八千元一套的价格,钱某三人喜出望外。

  为了避免液压机和模具不匹配,钱某特意购买了一些与一元硬币同样大小的游戏币,专门寄给郑州的液压机厂,让他们按照模具的大小生产液压机。

  2013年年底,钱某订购的液压机和模具先后到齐,此时已经是万事俱备,只差原材料了。

  钱某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他很快在网络上找到了一家售卖游戏币的广东公司,钱某通过定制的手段,从厂商手里买到了和一元硬币大小材质相似的且未经过冲压的白板硬币。

  在拿到第一批样品之后,三人尝试用液压机制造了第一枚一元假硬币,产出的硬币和真硬币外观上相差不多,只不过相对要薄一点,但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但假硬币生产的并不顺畅,好不容易买来的模具,在生产了几百枚的假硬币之后就坏掉了,之后他们再次购买了第二套模具,但在生产了两三千枚假硬币之后也坏掉了。

  钱某见此感觉不行,于是联系了一家广东的模具材料企业,将购得的材料通过邮寄的方式寄给无锡的李某,让他用这材料再生产模具,到这之后模具再也没出现过问题。

  在此之后,钱某三人的假币制造事业也如火如荼地展开。根据钱某的交代,在生产假一元硬币时,三个人都在场盯着,因为都害怕硬币在产出之后,有人偷偷拿了。机器在运转的时候,三个人也需要轮流看守,害怕模板坏掉。

  他们一天最多的时候能生产3000多枚假硬币,少的时候也能生产200枚。从2014年1月到6月的五个月时间里,三个人一共生产出10万枚假的一元硬币。

  假的硬币产出,但怎么卖出去又成了三个人头疼的问题。看着这一箱箱产出的一元硬币,三人很是兴奋,但又愁找不到买家。

  最初的时候,这假的一元硬币并不好销售,此时身在浙江无锡的李华得知消息后,主动帮忙去寻找买家。

  李华在网络上管理着一个群聊,经常在群里搞一些处于灰色边缘的活动。李华利用这个工具,开始频繁在群里发布“出币,免费发样品”的广告。

  消息发布之后,这些一元假币的销售经营渠道也就打开了。有要货的开始直接跟钱某三人打电话,钱某都是先邮寄十来个样品过去,等对方认可之后,再商量交易地点和方式。

  在双方都同意交易之后,钱某就会以每个0.4元的价格,将这些假一元硬币出售。江苏南通的艾某,就是这里面一个客户。他以9000元的价格,一次性向钱某购买了2万枚硬币。在此之后,钱某三人又在山东临沂周边出售了五万余枚假一元硬币。

  三人主要利用互联网出售这些假的一元硬币,但还有一部分是通过兑换的方式,在农村集市,农贸市场出售。

  尽管三人逐渐有了收入,并且在朝着“慢慢的变好”的方向发展,但等三人核算成本时,却发现了自己花了一年的时间,最后还是亏损的状态。

  三人每人投入了6万多元,花了18万元用了一年的时间,总共产出的假一元硬币才16万枚,除了收回的1万多元,每人净亏损达到4万多元。

  三人一算账,发现亏损如此之多,还搭进去一年多的时间,实在划不来。三人一合计就剩下的材料了,把材料用完了卖了,打算金盆洗手。

  然而就在此时,山东临沂费县警方接到群众报警,说有人大量制造贩卖一元假币。费县警方迅速组成专案组,在当地市场进行摸排走访。

  在摸排走访过程中,警方发现很多人都提及了假一元硬币的问题。警方顺藤摸瓜,迅速锁定了钱某三名犯罪嫌疑人。

  2015年2月28日,费县警方果断采取行动,将钱某三人抓获。查获假币共4850枚。这场闹剧也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