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生产手钳式、台式冷焊接线机设备深耕冷焊接线机领域14载
热门关键词:
联系我们

【 微信扫码咨询 】

您的位置: 首页 > 冷焊接线机 > 台式冷接机

花23万余元就点了疣?老人深陷医美迷局多方投诉仍无解

时间:2024-01-14 来源:台式冷接机

  68岁的孙先生在海淀区永定路上的一家理发店理发时被要求点疣,三次点疣后被收取了23万余元的费用。“我养老金刷完了,还倒欠理发店7万元。家人获知后多次报警或向有关部门投诉要求退回相关款项,但问题至今没解决。”孙先生反映。

  店方虚假宣传、不签合同、没有收费明细……记者调查发现,老人深陷医美纠纷的案例不在少数,12345热线不断接到相关投诉。人人都有爱美之心,对于美容机构的违法、违反相关规定的行为,监管难在哪里?又该怎样维护老人的权益?

  孙先生去的这家理发店位于海淀区永定路2号院6号楼底商,今年6月这里新增了美容业务。“我去理发时,店里推荐储值办卡,我做了一次按摩,一次排毒,美容师说我脖子上有疣,容易传染,应该点掉,我同意了。”孙先生说。

  谈及被高价“点疣”经过,老人说,自己的脸部、脖颈及腰部长了一些根部较细、顶部似米粒状的小疙瘩,有人说这是“老年疣”,美容师告诉他,店里有点疣的专利产品,全国只有他们才有这个专利,点一次后终身不复发,“我一直在这家店理发,他们美容部开业时还整了一个很大的签名墙让我们老会员签名送礼品,当时我也担心疣会传染家人,在别家点会复发,所以就信了。”老人说,点疣的过程格外的简单,“就是从一个小瓶里取点药,涂在疣的根部,有一种烧灼的感觉,然后技师会用小刀片将疣清理掉。”

  老人回忆说,第一次点的是脖子上的疣。隔了一天,美容部一个叫“小雪”的美容师来电,“她说‘大哥您来吧,咱们把头上的、腰部的疣也点了’。”就这样,老人一共去了3趟美容部点疣。老人一共有两张卡,一张刷完,又接着刷另一张,直至卡上的钱全部刷完了,这时还倒欠美容店7万元,“他们说先帮我垫1万,其他让我想办法。我回家跟老伴儿要钱,家人一算账,又多了解了点疣的价格,才知道上当受骗了。”

  “我认为很不值。”老人女儿孙女士气愤地说,她了解到点疣属于医疗美容,这家理发店的美容部今年6月才注册成立,且只能从事生活美容,没有医美资质。她专门咨询了医生,有三甲医院点一颗疣才6元,北京其他医美店按照部位收,一个部位最高6000多元,“老人被忽悠了,后来我们多次向理发店要医美资质,要求看专利药品和收费价格单,他们只是给我们当场手写了一张,很多收费不合理。我们要求对方退费,多次报警、向有关部门投诉,但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

  查看老人支付账单,记者看出从7月29日至9月22日,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陆续有5笔款项转入了该美容机构。其中,金额最大的一笔高达10万元,最小的一笔转入金额超过了5000元。

  “加上10月24日,老人拿5000元交到美容部柜台的现金,一共交了23.5万余元。”孙女士说,这是父亲退休后攒了8年的养老金。

  12月13日,记者来到该家门店。店门上方悬挂着“丽蔻护肤造型”的招牌,店内乐声劲爆,身穿橘黄色工作服的几名年轻人正在忙碌。玻璃门内一张登记于6月2日的营业执照中,名称显示为“北京鑫方清源美发有限公司”,营业范围为“理发、美容服务。美容服务以及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有关部门批准后依批准的内容开展经营活动”等。北侧墙角张贴着一张卫生许可证,公司名称显示为“北京鑫方清源美发有限公司”,许可项目项写着:“美容(非医疗美容)、理发”。

  一层为理发部,沿室内楼梯下行,记者看到“美容部”的标牌。一名美容师迎上来,说自己叫“小雪”。“您就是小雪?您不是离职了吗?”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事发后老人家属曾要求店方与美容师小雪及点疣技师王女士对证,店方称之前为老人进行点疣服务的两人均已离职。此次,一听记者提及点疣一事,自称“小雪”的女子立即改口,她并不是“小雪”,而是叫“雪华”(音),“他们都喊我小雪。我刚调过来,不了解你们说的事儿。”记者问其是否有美容资质,女子说有证,但没带。记者询问店内有关点疣的专利产品等问题,“小雪”立即离开了。

  随后,记者又向其他几位美容师询问,一位美容师称,她们一共4人,两位是新来的,另两位是学徒,“我们美容部只能从事面部护肤业务,其他都不做。”

  对于那名自称“小雪”后又改称“雪华”的美容师,孙先生对照片进行辨认后确认,“这就是当时拉我点疣的小雪。”

  尽管现场美容师一再称店内没有点疣项目及药品,且她们仅从事面部护肤项目,但在孙女士提供的一段视频中,该店一负责人谈及,店方已为老人进行了服务,效果老人也认可。至于高额收费,该负责人称,“那钱是工作人员收的”,老人转账也是“自愿的”。

  记者试图联系店方负责人,一名美容师称负责人不在北京。记者要求与该负责人通话未果。随后,记者留下联系方式,要求该美容师转告店方负责人回电。但截止至发稿,记者未收到相关回电。12月22日、12月23日两日,记者连续通过电话、发送手机短信等方式试图与店方负责人取得联系,但电话先是无人接听,后又被挂断,所发出去的询问短信也石沉大海。

  为了退款,孙先生及家人多次报警。“一次我们双方被带到派出所,不解决我们就不离开,一直呆到凌晨4点多,店方才答应退回了6.25万元,还要求我们在收条上写上‘美容部项目已解决’,否则不给退。”

  孙女士也多次向12315热线热线投诉,但至今问题的解决未有进展。“海淀区商务局称应归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管,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称应找海淀区卫健委,海淀区卫健委回复他们只负责非法经营的事,有关收费价格问题、有没有签服务合同及虚假宣传等,应归海淀区商务局管,卫健委没有管理权和执法权。”

  记者也多次联系北京市及海淀区上述有关部门。截止至发稿,这些部门均未给出相应解决方案。记者联系曾处理孙先生报警的田村派出所,一直跟进此事的办案民警表示不便接受采访。

  据了解,今年6月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曾对一起美容诈骗案做出判决,依法判处4名被告人犯诈骗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至三年三个月不等,罚金人民币三千元至二万元不等。案由就是一家美容店店长李某、一家美容纹绣公司的销售夏某等4人为71岁的刘女士做“风水眉”,称可改变其晚年运势,收取19.99万元费用。

  “但民警认为,‘风水眉’案件是很明显的封建迷信,而老人被收取高额点疣费一事,店方办有营业执照,有卫生许可证,人也没跑,老人也自愿接受了服务,不属于诈骗,故难以立案。”孙女士证实,家人多次报警并要求田村派出所立案,“但一直没能立案,派出所说可以协调有关部门进行联合执法,所能做的也就这些了。”

  老人深陷医美迷局的事情并不少见。12345热线也多次接到老人反映遭遇医美骗局的电话。有人称,其逛商场时被推销免费体验“深层清洁”,后被要求用“冻干粉治痘”,没效果却花了上万元;一位老人反映,其在一家纹眉店被多次要求续费,结果花掉18万元,退款无门……

  记者了解到,早在2019年4月8日,海淀区卫生健康部门联合公安、市场监管、商务局等多部门开展过为期三个月的“春风行动——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整治”,发布了《海淀区医疗美容服务违法违反相关规定的行为举报奖励办法》,对生活美容机构违法开展医疗美容行为进行重点打击。执法人员曾明确说,“点疣、点痣、挑粉刺,在生活美容机构都是不允许的,这样的药品也不允许有。”

  对于孙先生的遭遇,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邓建国分析,仅有生活美容资质的美容店进行医美服务,一般有两种解决方法:一是会认为属于经济纠纷或民事欺诈,二是会以诈骗立案。“美容店利用老人的认知问题,虚构其药品是全国唯一的专利产品,这令老人产生了错误认识。第二又称用该药品点疣终身不复发,这其实给老人造成了只有在这家美容店才能治好的印象,加上称‘老年疣’传染等危害,即使店方否认有此说法,客观上也向老人收取了23万余元的高额费用。无论是从法律还是从情理上分析,店方采取了非正常手段,迫使老人相信了虚构事实,才‘自愿’拿出这么多钱点疣,已经涉嫌诈骗。”

  邓建国称,目前很多类似案件公安机关没有立案,“这样的案件太多,警方认为属于经济纠纷或是民事欺诈,很多问题处于‘刑民交叉’领域,公安部门会认为老人确实进行了治疗,疣也确实去掉了。”但邓建国认为,老人的“自愿”是基于店方点疣产品“全国唯一的专利”“终身不复发”这个虚构事实,这已构成了刑法意义上的犯罪。

  针对警方不予立案问题,邓建国指出,受害者一方能要求公安出具“不予立案通知书”,“能要求同级检察院做监督,或者向上级公安机关进行复议。”他还认为,因店方并不具有医美资质,却从事点疣行为,且向老人收取高额费用,已造成重大后果,行政监管部门应及时介入,对该类经营行为进行查处。